广告

乡土小说:杨水花

2015-11-14 21:00:00
来源:兴化众声    作者:阿紫
点击:
导读:杨水花一听,转嗔为喜,脸上漾起笑容,伸手接过钱,三黄毛趁机又摸了一把,她打开他的手,笑骂,你要死啊!杨水花口里骂着,垂下眼,脸上竟飞起两团红晕。三黄毛看着,听着,痴痴的说,是的,我要死了。


\
(一)

  杨水花和张二狗办了复婚手续,回家把小狗子托付给大篮子,到黄头庄找一个远房表叔,他的儿子三黄毛在无锡一个建筑工地,带了十几个瓦匠,做了个小包工头。夫妻俩摸了个地址,回家收拾好行李,一个蛇皮袋里装着衣服,一个大蛇皮袋,(两个小的剪开,缝成一个大的)里面塞了一床花直贡呢面子的被子,一条席子卷成筒子,靠墙站着,杨水花收拾完,准备上床睡觉,看二狗子还在院子里转圈,知道他为路费发愁,走到二狗子面前,伸开拳头,让他猜。二狗子也是个聪明人,媳妇,不会是路费吧?你哪儿来的钱?看着二狗子怀疑的眼神,杨水花撩起头发,露出耳垂,这一百块钱是拿耳环跟石头媳妇换的。二狗子才露出笑容,一把抱起杨水花,好媳妇亲媳妇地叫着,进房睡觉去了。
  第二天麻麻亮,水花就起来了,下了两碗面条,还煮了几个鸡蛋,面条是早饭,吃了熬饥,鸡蛋带了路上吃,省得花钱买吃的,总共就一百块钱,要精打细算呢!吃罢早饭,拿出行李,锁门,钥匙放在窗台上的旧鞋子里,昨天送小狗子去大篮子家,就说好了让她来拿,以后家和儿子就托付给她了。夫妻俩拎着大包小包,往信用社门前的帮船码头走,一路上没有遇见一个人,也没有一家亮灯,偶尔窜出了两只狗,也不叫,一溜烟跑进小巷里去了,杨水花看着跑远了的狗,鼻子有点发酸,一看二狗走到前面去了,赶忙加快了脚步。
  俩人来到码头,帮船还没有来,看着沉睡中的大沪庄,再想想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三黄毛,找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活干,两个人心里都沉甸甸的。谁也没有说话。
  等了十几分钟,突突突的机器声由远而近,一艘十五吨水泥船,靠了岸,这种小帮船,大多是夫妻俩经营,一个在船艄拿舵,一个在船头戗篙,中仓上面搭了棚子,供乘客坐在里面。二狗子和杨水花上了船,船娘点开船头,又突突突地向下一个村子开去。
  帮船又拢了四五个村子,才开进了唐港河,一直向南,奔泰州而去。
  船仓里坐了二十多个人,有谈家常的,有靠着船帮闭目养神的,还有几个人,围着一张桌子玩纸牌,张二狗和几个人围在旁边相斜头,抽烟的,打嗝的,放屁的,都在一个不大的船仓里,杨水花感到憋气,就和二狗招呼一声,钻出船仓,站在船头上,透透气。
  东边天空渐渐亮起来,杨水花看着两岸向后退去的芦苇,嗅着弥漫着水草气息的空气,感到神清气爽,回想起自己以前的荒唐,脸上有点发烫,现在好了,二狗能有决心出去打工,自己一定系紧裤带,谁愿意让那些臭男人沾便宜,哪个不晓得要脸啊,正在出神,水面上扑通扑通的跃起许多大大小小的鱼,蹲在船头的船娘说,遇到鱼阵了。突然,哗啦一声,一条大鱼跃上船来,一下子撞入杨水花的怀里,她本能地两手死死抱着,口里喊着二狗,朝船仓跑去,鱼死命挣扎,她抱不住了,扑通掉到船仓口,二狗听到老婆喊,出来一看是条大鱼,
  摁住了拖到仓里,仔细一看,乖乖隆的咚,一条大花鱼,足足有七八斤重。杨水花心里一算,按市场价值十五六块钱呢,就佯装说,这鱼是老天送给我的,没有落在老板的船上,一头撞到我怀里的。船娘说是跳到我家船上的,怎么是你的?落在船上是你的,撞到我怀里的是我的。杨水花和船娘争执起来,但鱼在杨水花手里,船老板看了,息事宁人的说,小嫂子,你出去的人,拎个鱼手上,也不方便,不如鱼给了我们,你们两个人的帮船费就拉倒吧。杨水花心里就想的这句话,嘴上却不情不愿的,这鱼能卖个二十块钱撒,帮船费就一人5块钱,还是你老板划算啊,算了,算了,让你沾个便宜吧。船娘眉开眼笑拿了鱼去收拾,杨水花到船帮边打水洗了手,心情轻松了些,又省了十块钱了。最主要的,老虎下山讨个好出预。

  作者简介:阿紫,女,出生于六十年代,本名王玉兰,兴化戴南镇人,现为顾庄苏果超市营业员。自幼喜爱文学,却因中学偏科错失继续进修的机会。孩子成家后,50岁重拾文学梦。《大篮子》为其小说处女作,《杨水花》是《大篮子》的姊妹篇。阿紫QQ:1094886051。

链接:乡土小说:大篮子

分享到:
[责任编辑:xhzs]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