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

陈鼎才私塾馆

2013-07-05 18:28:32
来源:泰州晚报    作者:王泓卫
点击:
导读:从老角锯车木店往北走二三十步便是陈家私塾,兴化城里很有名的一个学堂。
\
图片:蒋宇 
 
  从老角锯车木店往北走二三十步便是陈家私塾,兴化城里很有名的一个学堂。
  陈家私塾,前后三进的一座古宅院。最北面一进是陈先生一家居住的地方,南边是下屋,中间一进才是书房。三进屋之间有前后两个院子,那后院学生平常里去不得的,前院却是大伙儿难得的一个好去处,四五间房子大的地方栽了一些花草,两只大荷花缸里养满了红色的金鱼,游来游去很是生动。
  先生高高的个头,清瘦而干练,光亮的头顶上不见一根头发,白花花的胡子总是理得清清爽爽的,右眼下面还有一处不小的伤疤。每到上课的时候总要在脖子上挂上一副黑框老花镜,一手托着教本一手撑着后腰,在学生身边的过道里来回地走过。先生是个老人,但教书仍非常投入,声音也很洪亮。轮到学生默读课本的时候,他会不苟言笑地端坐在讲台上,时不时微微低下头,从镜架上边用两只眼睛朝下面扫描,那眼神执著而威严,仿佛能把我们的心思给看穿,谁都不敢东张西望地做小动作。
  每天早上七点,学生都要准时到私塾参加早读。晨光下,先生在院子里要么慢悠悠地打上两段太极拳,要么抱着他的孙儿细细地观赏那几缸活鲜的金鱼。约莫半个小时之后,先生照例要到书房来晨训,“之乎者也”地一番再回后屋去用早餐,八点准时开课。
  同学们五到七岁不等,先生把大家分成了三个授课段,授五岁课的时候,六七岁的都要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同听着。轮到给年龄稍长一点的学兄学姐们授课,刚入学的那些幼童只好瞪着一双大眼满脸茫然地陪着听。
  陈家私塾的规矩很多,上厕所也有很刻板的规矩。先生在他座位后面的壁板上挂了一个纸糊的小牌子,正反分红白两色,用楷书工整地写着“进”、“出”两个字。谁要出去方便,不需举手报告,只管前去将红底黑字的“进”翻成白底黑字的“出”便可离开课堂。经常有记性不好的同学一阵轻松之后,回来忘了翻牌子,那白底黑字的一个“出”字就一直挂到下课,其他人哪怕是内急再紧也不敢上前去动它一下,谁违反了先生定下的规矩,轻则罚站,重则耳光!
  陈先生不善歌,却日复一日地教学生唱苏武牧羊,“苏武,留胡节不辱。雪地又冰天,苦忍十九年。渴饮雪,饥吞毡,牧羊北海边……历尽难中难,心似铁石坚……白发娘望儿归,红妆守空帷……任海枯石烂,大节总不亏。”
标签: 陈鼎才 私塾
分享到:
[责任编辑:xhzsyxg]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